当前位置:8888我要发 > 文章 > 正文

红衣教主周鸿祎的创业经历,360的发展史

06-02 文章

 作为一名不折不扣的“屌丝”,周鸿祎不断地发动着疯狂的“逆袭”,在彻底颠覆和改写固有商业规则和盈利模式的同时,主导和引导着互联网行业的进化与优化,而在中国庞大的互联网家族阵营中,周鸿祎挂帅的360也绝对算得上一朵争相斗艳的奇葩。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青石镇边街村秀才湾——如同这个地点的名字那样,自高考恢复以来至今,这里走出了很多名国内知名大学的莘莘学子。不过,在这些学业娇子中,像43岁的周鸿祎那样通过自己后来打拼而成为名人的并不多,因此,走进秀才湾附近的十里八村,提起周鸿祎,众乡亲们都会齐刷刷地竖起大拇指。高中的时候周鸿祎获得过全国物理竞赛奖,很多大学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其中父母最看中的是一所著名大学的食品工程专业,因为经历过吃不饱饭的年代,父母亲非常朴素地认为这个专业以后不愁饭吃。但周鸿祎硬是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选择了西安交通大学的计算机专业,那时,周鸿祎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能够编写软件。对于计算机的热爱应当启蒙于周鸿祎在大二时所读到的《硅谷热》这本书。在这本充满创业人物传奇色彩的书籍中,周鸿祎第一次对老师口中的比尔·盖茨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第一次知道了惠普公司创始人比尔·休利特,第一次走近了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第一次读到了英特尔掌门人安迪·格鲁夫的故事……,同时半导体、个人电脑、BASIC、软件这些听上去既陌生又神奇的字眼扎进了周鸿祎的脑海,那种青年时期对自由和创造的渴望之火在周鸿祎心中砰地引燃。由于成绩特别优异,本科毕业后周鸿祎获得了被保送上西安交大研究生的机会,不过,在选择专业时,他没有选择计算机专业,而是看中了工商管理专业,理由是自己将来准备开电脑公司,总该学点儿管理学。因此,在研一时期,周鸿祎基本上将所有时间都放在了图书馆,从《Z理论》到《追求卓越》,再到《寻求优势》,只要是导师推荐的书籍,周鸿祎都看了个遍。研二的时候周鸿祎就没有那么规矩了,因为他开发出了一个可以帮助电脑杀毒的杀毒卡,而且这款杀毒软件获得了全国“挑战杯”二等奖,周鸿祎的商业信心由此大增。那段时间,除了在校园中穿梭地兜自己的杀毒卡外,周鸿祎还跑到了北京的中关村,向瑞星和联想等多家公司推销自己的产品,但不是被人嗤之以鼻,就是拒之门外。此时的周鸿祎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苍凉之感。回到西安之后,周鸿祎只能重新在校园里张贴海报,甚至趁同学在食堂排队买饭时扯起嗓门叫卖自己的杀毒软件。然而,由于当时拥有个人电脑的学生还只是少数,一个月下来,周鸿祎能够卖出的杀毒卡最多不过10张。不仅如此,由于杀毒卡没有升级软件支持,跟不上病毒的变化,甚至插到别人电脑上害得反复死机,周鸿祎又不得不马不停蹄地跑去为用户解决疑难问题和提供售后服务。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时间,伴随着病毒卡的被人冷落,周鸿祎也不得不放手作罢。商业之门一旦开启并不会简单地关闭。病毒卡夭折一个月之后,周鸿祎又与几个朋友合伙在离西安交大校园的不远处开了一家“信息软件公司”,主要业务是进行平面创意设计。天公作美。周鸿祎正好参加了陕西一个大学生创意大赛,并获得了一等奖,奖品是一台幸福250摩托车。没有作任何多想,周鸿祎就将这辆5000元左右的摩托车作价3000元卖给了别人,目的是能够有钱从他人手里买下进行平面设计的字库。然而,由于合伙人内讧,信息软件公司运营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宣布解散。周鸿祎至今清楚地记得,关张的时候,合伙人将公司中唯一的一部电脑也抱走了。游子的心总会有落定的时候。近两年的闯荡不仅欠了一屁股债,而且周鸿祎也知道该是回到学校拿学位的时候,为此,周鸿祎特地给导师写了一封诚恳的道歉信。令周鸿祎倍感意外的地是,导师在进行了不痛不痒的批评后,还当着师兄师弟们的面说道:“在你们中间,周鸿祎算得上是另类,日后可能只有他有出息”。此时的周鸿祎还真的摸不清老师究竟是在表扬他还是在嘲讽他,也更加愧疚没有将全部心思放在学业上。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周鸿祎拿到了南方一家银行的offer,月薪是3000元,但周鸿祎最终还是选择了月薪只有800元的北京方正电脑公司。此时的周鸿祎其实明白,北大方正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软件公司,比联想、四通还要牛,进去之后能够继续编写软件程序,实现自己学时的未竟之梦。果然,在北大方正,周鸿祎干得如鱼得水。三年不到的时间,他就从程序员一路提到项目主管、部门经理,乃至事业部总经理。也正是在北大方正,周鸿祎有了创业的新发现。虽然1990年代末期互联网在一般人的脑海里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但在北大方正,互联网却成为了技术人员热议的词语,电话拨号上网已经成为不少员工进入虚拟世界的一种普遍方式。不过,在与同事聊天中,周鸿祎发现许多人觉得上网时输入www开头的网址太复杂,而且稍一不慎就出错误,既费时也费神。说者无意,闻者有心。周鸿祎强烈地感觉到了中文网址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大市场。一夜未眠之后,周鸿祎作出了辞职的决定。为了节约成本,也的确是由于创业资金不足,周鸿祎将公司的办公地址设在了北京南城租来的家中。白天,周鸿祎与几个创业伙伴忙着编写程序,晚上又必须将机器拆散腾出空来休息。虽然只有两居室的房子总显拥挤与狭窄,但大伙在一块工作却感到了充实和暖和。周鸿祎将公司的名字取名为3721,据他的解释,就是湖北的一句方言“不管三七二十一,干了再说”。的确,由于自有原始资金的有限,3721在开张不到一年就遭遇资金告急之困,好在当时互联网发展进入高潮,一家名为IDG的风投公司在听了周鸿祎的愿景描述后,慷慨注资25万美元,3721得以存活下来。3721主要为用户提供网络实名中文上网服务。所谓“中文上网服务”,就是上网者只要在地址栏里输入中文关键词,3721就及时提供相应的英文网址,由此给网友特别是英语水平一般的人提供方便。在此基础上,3721发展出了搜索排名、网址出售等盈利业务。出于周鸿祎的意外,3721受到了人们的狂热追捧。面世的第二年,3721的网络实名服务覆盖了当时90%以上的中国互联网用户,每天使用量超过8000万人次,并拥有超过60万的企业客户,占据中国付费搜索市场40%的市场份额;次年,3721为周鸿祎带来了高达2亿元的销售额。巨大的利润空间与赢利能力引来了国内无数软件工具商对3721的争相模仿,泥沙俱下之下周鸿祎感到了竞争的压力与生存危机。为了阻止跟风者的商业脚步,周鸿祎选择与微软合作,将中文上网小插件直接捆绑进IE浏览器,全面预装进用户电脑。后来,3721又与共享软件、流量很大的个人网站合作,做插件推广、弹窗广告,甚至有些窗口无法关掉。由此开创了病毒式推广的先河。“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开,污浊就会泛滥开来。紧跟3721的脚步,以类似病毒的方式安装的插件层出不穷,这些软件厂商多达几百上千家,其做法与周鸿祎如出一辙: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软件安装进用户电脑,这些插件通过自我复制和病毒变种的方式异常顽固地停驻在用户的电脑上,并难以卸载。的确,最终的结果是,3721的市场地位得以巩固,但“3721来到世间,它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一个流氓得逞了,千百万个流氓便诞生了!”等来自四面八方的骂声铺天盖地地涌向了周鸿祎。3721得到了商业利益,周鸿祎却背上“流氓软件之父”的恶名。就在周鸿祎与众多“流氓软件”苦苦周旋时,半路又杀出了两个超级对手——CNNIC与百度。带有半官方性质的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业务肇始也是3721赖以起家的中文域名,与3721的草根身份有所不同的是,CNNIC是当时亿万用户眼中的正牌军。因此,仰仗着自己特殊的地位,CNNIC 萌发了收编3721的意图。其实,周鸿祎对收编一事并不抗拒,当时也想着与对方合作将网络实名的蛋糕做大,但是,由于CNNIC的苛刻收购条件最终让周鸿祎反目,由此引发了双方后来的一场对垒之战。百度强势推出的“百度搜霸”的确让周鸿祎的背心发凉。这款网址直达工具栏插件与3721中文网址主要功能几乎雷同。为了阻击对手,3721插件专门开发新功能模块,阻止百度搜霸的运行,并阻断了用户下载、升级搜霸的通道。在掌握技术证据后,百度以“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3721告上法庭。法院终判的结果是,3721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出了法院,周鸿祎与李彦宏还相互比划着要切磋切磋,差点发生武斗。如果说“流氓软件”行为让用户对3721产生了反感情绪的话,那么输了官司的周鸿祎则不得不承受用户流向百度的痛苦。正当周鸿祎万般烦恼之时,已经将雅虎揽入怀中的阿里巴巴向3721抛来了橄榄枝。第二年,周鸿祎作出了以1.2亿美元将3721卖给雅虎的决定。不过,对于这种无奈的结果,周鸿祎多次面对媒体表达自己的痛悔之意:“作流氓软件,我错了,我认错”,“但卖掉3721,则是我最悔恨的事”。《福布斯》曾这样描述周鸿祎:“他多次告诉媒体,他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失败者。搜索是一个百亿美元的市场,他看着李彦宏成为首富,自己却落下了一身的骂名。”周鸿祎将卖掉3721看成是自己人生“最悔恨的事”并不是没有道理。当时3721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年度纯利润达6000万元;同期李彦宏还在为百度的商业模式冥思苦想,账上基本颗粒无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周鸿祎不卖掉3721,而是通过技术手段和改善服务将不好的用户影响修正过来,可能后来驰骋于国内互联网搜索领域的不是百度,至少3721能够赢得与百度平分中国市场的机会。也许正是因为知错和为了减弱自己心中的悔恨程度,周鸿祎在接下来担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后依然对搜索业务情有独钟并且全力拼杀。在周鸿祎的治下,雅虎中国推出了独立域名搜索网站“一搜”,在MP3、图片等搜索服务上居于领先地位。不仅如此,仅仅用了两年时间,“一搜”就超过了谷歌并紧追百度之后,同时雅虎邮箱超过新浪成长为国内第二大电子邮件服务,即时通信也进入了第一梯队。然而,急速行进的同时,周鸿祎愈发强烈地感到距离“为自己打工”的目标越来越远。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周鸿祎作出了辞职的决定。有趣的是,离职时,周鸿祎丝毫没有给马云的任何面子,不仅放弃了3000万美元奖金的诱惑,而且带走了100多人来自3721和雅虎中国的旧部,几乎掏空了雅虎中国的技术和团队。当然,马云也迅速给了周鸿祎一扇“耳光”。阿里巴巴集团发布声明说:永远不和周鸿祎投资及有关联的公司发生任何业务往来,同时还呼吁业内所有公司和投资机构,永远不要与周鸿祎及其关联公司发生牵连。出于所有人意外,离开雅虎后,周鸿祎并没有继续他熟悉的搜索业务和市场,而是创建了一家名为“奇虎360”的公司,周鸿祎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对于360这个名字,周鸿祎的解释是,110是安全警察,250是所谓“有点二”,250加上110就是360;因此,360就是以“有点二”的精神去承担网络警察的职责。在后来一封放在网络媒体的公开信中,周鸿祎进一步道出了自己放弃搜索市场而转向360的心机:“一睁眼,就是媒体上铺天盖地的骂声。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着一个星期不敢出来,砸坏了一张桌子和两扇门,被冤枉的愤怒让我几乎要冲过去决斗。但我最终冷静了下来,这个潘多拉的盒子终究是我打开的,我只能自己亲手合上它。”显然,周鸿祎没有忘记知错的同时还要改错,360看来是有备而来。“有点二”的本性很快在360的身上显露出来,其架起的枪炮首先对准了周鸿祎亲手“开创”的流氓软件行业。借助于宽阔与强大的网络平台,360安全卫士发起公投“恶意软件”的活动,号召网民针对业界争论不休的“问题软件”进行公开投票。周鸿祎心有成竹的盘算是用户此时已饱受流氓软件骚扰,360安全卫士的推出必将赢得欢呼,同时也能为自己洗刷恶名。效果出奇地好,百度、CNNIC、阿里巴巴等推出的部分软件进入到了360“恶评”软件的列表之中。周鸿祎选中了由3721升级而来的“雅虎助手”作为360炮击的首要目标。在将雅虎助手定义为“流氓软件”后,360在用户同意的条件下,对“雅虎助手”进行卸载,而且短短两个月时间内,“雅虎助手”就被卸载60万次以上,周鸿祎“手刃”自己养大的“孩子”毫不留情。紧接着,360对准了那些被用户们“恶评”的软件,在最初的一个月时间内,每天卸载的“恶评”软件就达100万。不过,360的进攻很快遭到了雅虎还击。马云将周鸿祎告上了法庭,罪名是不正当竞争。法院判决的结果是,360赔偿雅虎中国经济损失3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4万余元,并公开道歉。此一时彼一时。相对于上次在官司上输给李彦宏而言,这次输给了马云的周鸿祎却并没有一丝的失落和怅然,相反心中暗自窃喜,并看到了愈来愈清晰的希望曙光。一方面,在用户饱受“恶意软件”严重骚扰和徒叹奈何的关键时刻,360的出手无疑解了用户之困,作为一支互联网安全防护领域的新军,360安全卫士在高扬“打倒流氓软件”旗帜的同时,无疑赚足了市场眼球,其知名度急速攀升;另一方面,周鸿祎用自己的正义行为实现了自我救赎,蒙垢在其身上的罪名得以渐渐散去。更为重要的是,360安全卫士直接将反流氓软件催发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共事件,从此以后,以插件为主的流氓软件开始快速消亡。其实,对于周鸿祎来说,血刃“流氓软件”的最大收获要算无形之中自生而成了360的商业模式——通过吸引用户而获取流量,从而形成完美的商业闭环。以360安全卫士为基础,除了进入浏览器、网址导航、手机安全领域外,如今360还进入下载、播放器等领域。最新资料显示,奇虎360目前位居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安全服务公司之位而无人能越,360浏览器也稳居国内第一的显位,比排名第二的搜狗浏览器的市场份额要高出一倍还多。不仅如此,360在PC搜索的市场份额突破20%,成为国内排名第二的搜索引擎。受到影响,奇虎360的市值突破10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360的江湖地位俨然已经确立。身穿迷彩服,坐在草地上,怀抱着一只AK47,眉头微微皱起,这是周鸿祎的微博头像;周鸿祎喜欢打真人CS,他在北京怀柔打造了一个占地500亩的高水平训练营;周鸿祎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着切·格瓦拉那幅著名的贝雷帽肖像,血红的底色之上,须发浓密的格瓦拉眉头微皱,目光深邃。作为浪漫主义情怀的革命家,格瓦拉时常在破坏与建设之间迷失……,将这些周鸿祎喜好的片段串联起来,一个战斗者的立体形象就会饱满地浮现在人们面前。周鸿祎自己也承认好斗的个性由来已久,甚至自封为“红衣主教”。他说,他小时候就喜欢跟人打架,但因为块头比较小,老打架,可老是打不赢,但是坚决要跟人打。的确,除了早期为争夺流量而与李彦宏干过仗外,人们发现,自从创办了360以来的7年多时间中,周鸿祎就从来没有停下战斗的脚步,在打遍了互联网第一阵营“TABLE”(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雷军,E是周鸿祎)席上除自己之外所有大佬的同时,周鸿祎还发起了许多零星的战役。360的发展史可以说是周鸿祎的战斗史。而腥风血雨之后,周鸿祎既听到了“英雄”“卫士”的赞歌,也听到了“流氓”“疯狗”的骂声。与CNNIC的较量是周鸿祎互联网生涯中扣响的第一枪。由于CNNIC向3721开出了将技术、注册系统和源代码等悉数交出,而3721只能取得五年的特许经营权和成为CNNIC的总代理等苛刻收购条件,倒逼周鸿祎反戈相击。当时,CNNIC在全国实行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层级代理体系存在致命的弱点,即CNNIC位居中央集权的顶端,无法对“基层”进行直接的领导和控制。打蛇打七寸。周鸿祎于是在全国建立起了一个扁平的代理体系,即全国上千家代理商都由3721总部领导,此举直接将CNNIC推入两难境地:如果改变层级代理模式,CNNIC各层级间原本利用价格差盈利的纽带便会断裂,体系内部的摩擦萦绕不断,内耗足以使之崩溃;如果维持原来的模式,CNNIC又会让周鸿祎抓住可钻的空隙。一年后,3721的大肆扩张让CNNIC无法忍受,并最终推出扁平代理模式。但结果正如周鸿祎所料,代理商间摩擦不断,最后整个体系分奔离析。冤家易结不易解。在与李彦宏第一次交手的10年之后,360公开推出了“综合搜索”这一搜索引擎,而且讨伐目标直指百度的竞价排名商业模式。周鸿祎认为,竞价排名使得正常的搜索和商业广告常常不加区别地混在一起,用户无法辨别,没有知情权,这是对用户利益的直接侵害。因此,周鸿祎提出要做“干净的搜索”。反响出奇地好。数据显示,在360安全网址导航将综合搜索设置为默认搜索的5天之内,其访问量快速升至10%,与此同时,360市值狂增6亿美元,而百度市值缩水至45亿美元。被激怒的百度不惜代价开始反击。用户发现只要通过360综合搜索访问百度知道、百科、贴吧等服务时,就会强行跳转至百度首页或进入百度快照。而360回击的手段也很激烈,将网址导航搜索框中的百度产品全部撤掉,并将搜索访问百度的请求,直接转到了网页快照界面,以防止用户被引到百度首页。之后,由于政府介入及众多原因,此一战,周鸿祎与李彦宏都进入了沉默的胶着期。发生在六年前杀毒软件市场的绞杀之战可以说是周鸿祎策划的一场杀伤力最强的战役。当时,国内杀毒软件市场形成瑞星、金山毒霸、江民三足鼎立的铁桶江山,尽管后来的卡巴斯基以半年之内免费使用的方式掀起过小小的波澜,但用户高价付费杀毒的生态依然坚如磐石。“像杀毒这样的基础服务早该全免费了”,一声嘶吼之后,周鸿祎携带着360安全卫士跳入了杀毒市场这片“红海”,并高扬起“永久免费”的旗帜。巨头瑞星首先还击,在与360展开激烈“口水战”的同时,还通过技术手段卸载和拦击对方软件。随后,360对瑞星和中关村在线提起名誉侵权诉讼,要停止侵权、公开致歉,并分别向两公司索赔名誉侵权损失费各200万元。虽然这场官司最终并没有出现周鸿祎所期盼的结果,但狼烟过后,人们发现,周鸿祎已经完成了对杀毒行业商业模式全面颠覆。目前,除了金山毒霸以免费的策略仍可以与360对抗外,瑞星和江民的声音日渐式微,杀毒软件行业实现了网络安全的华丽转身。从三年前烧至今天的“3Q大战”必定在周鸿祎的大脑中刻下深刻的印记。按照当时“360隐私保护器”软件的跟踪分析结果,360公司发布消息称,“腾讯QQ”存在查看用户电脑中文件的情况,并且腾讯通过QQ可以窥视用户的隐私。其后,360推出的“扣扣保镖”称,该工具可以阻止QQ查看用户隐私文件、防止木马盗取QQ账号以及给QQ加速、过滤广告等。作为反击,腾讯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让用户必须在QQ和360之间做出选择,进行二选一。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遭到了工信部等国家三部委密切关注和直接干预,最终,以360召回“扣扣保镖”软件、宣布与QQ兼容,腾讯发布《和你在一起》的致歉信而平息。不过,双方的怨结并没有完全化解,360随后以腾讯涉嫌垄断和破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由将腾讯诉至法院,此案目前已进入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阶段,不论结果如何,作为企业之间发起的国内首例反垄断诉讼,都将在中国互联网史和反垄断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一个做手机,一个主营互联网安全业务,表面看来周鸿祎与小米的雷军绝对不会有所交集,自然就很难擦枪走火。然而,在小米手机推出了以软件+硬件+互联网服务的商业模式后,周鸿祎也随即宣布360公司要做智能手机。具体做法是“轻资产”模式:由华为等手机厂商按照360提出的方案做出智能手机,手机的配置堪比小米手机,但价格比小米手机要便宜很多。而且只面对360用户销售的“特供机”也与跟小米手机一样采取电商销售模式。显然,从设计、生产到销售,360手机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小米手机的完成生态,周鸿祎是明着要抢雷军的饭碗。不仅如此,在推出“特供机”之后,周鸿祎连发微博,称小米的“发烧友”是个伪概念,随即引发与雷军的“口水战”。一次次披挂出征,一次次扛枪交火,作为行业与市场的的搅局者或者说是破坏者,周鸿祎孤身跳入虎狼成群的IT战场,因此有人说,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少了周鸿祎会少了许多的纷争,同样也会少很多精彩。的确,通过破坏和颠覆行业规则,将固有的利益进行重新定义,周鸿祎的战斗行为带有非常强烈的个人商业动机,但更让中国互联网环境出现了令人惊喜的优化和进化,如将杀毒软件免费和简化,降低了中国初级用户的上网门槛;与QQ一战,倒逼腾讯走向开放,使小型创业团队有更多喘息之机;踏足搜索引擎市场,则削弱了百度的垄断地位……,而最终结果是,网络用户得到了更多的实惠和好处。为此,周鸿祎自豪地放言:“不管多少人骂我,只要我对用户好,得到用户支持,最终还是会赢!”

 

版权保护: 本文由 8888我要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www.8888wyf.online/neirong/2019/0602/26.html